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杰作

  正文

  “为什么会找我代言男性面膜。”袁州脸上没有丝毫波动的询问。

  “因为袁主厨你颜值高啊,和我们产品的高颜值十分契合!”暮欧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这真的是个有眼光的人,袁州内心受到震撼,毕竟当今时代,像如此诚实并且眼光独到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袁州十分感动,然后回答道:“抱歉,我不能答应。”

  暮欧问:“为什么?”

  “因为我只是个厨师,很单纯的厨师。”袁州道。

  “好的,我明白了,厨师只做厨师该做的事。”暮欧点头,表示理解。

  然后也没有纠缠,暮欧直接和袁州告辞,转身离开。

  这暮欧,倒的确是个有趣的人。

  一路上都有人问好,袁州都有回应,休息半响。

  在晚餐前,乌海兴冲冲的从滑梯冲下来。

  并且乌海一边撒丫子跑,一边大喊大叫:“我ok了,我ok了,哈哈哈我已成为主宰。”

  “啦儿啦,啦儿啦,啦儿啦啦啦啦,我果然才是最强的。”

  多数人都不知道乌海怎么了,但因为是乌兽,所以即使不知道,也觉得很正常。

  在店内五官灵敏的袁州,自然也是听到了的,转念一想,大概知道乌兽为什么那么兴奋了。

  “一百零八将的画,完成了吗?”袁州猜想。

  用油画的方式画出华夏特色的一百零八将,说句不好听的,这种搭配听上去就有些不伦不类。

  但画这幅画的人是乌海,但这才从上次上“上天”,也没过多久,这就画完了?

  “晚餐的时候就知道到底是不是了。”袁州暗忖,继续准备食材。

  晚餐排队时间,乌海一如既往的排在了第一批,和平日有点区别的是,之前跟乌海表白的那个妹纸今晚又来了,她对乌兽的居心,简直是司马昭之心,店里的人都知。

  反正妹纸看乌海的眼神,那是双眼都闪烁着光。

  不过自从第一次表白失败后,妹纸就显得收敛了很多。

  很明显乌兽今天心情非常愉快,从食量来说,这顿晚餐比平时还要多吃了三分之一的量。

  一桌美食消灭完后,乌兽扔下一句话:“我的画画完了,一会营业时间结束了,来看看。”

  说完,乌兽就走了,营业的时候他是不会占用袁州时间的。

  袁州猜对了,同时很好奇乌兽的最新作品,不过现在得暂时按下好奇心,做美食不能分心。

  “下月发工资一定要再来吃一顿。”

  “一年来吃个两三次就行了,下个月发工资……难不成你还想一月一次?”

  这是两个在蓉城打拼的小情侣。

  “啊,真羡慕。”

  “羡慕什么?”

  “为什么袁老板在蓉城开店呢?为什么不在我们那里开。”

  至于说这番话的,是魔都来蓉城旅游的两个小姐妹。

  在食客们吃完后的小声讨论中,晚餐营业结束了,苏若燕开始收拾,而毛野也来交班并且帮忙。

  而这段时间,袁州再次洗漱后来到了乌海的狗窝。

  为什么叫狗窝,这个话题就不用多说了,反正袁州一到,乌海就冲了上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乌海跑起来一蹦一跳特别像二哈,所以袁州有时候真害怕乌海来一波二哈的经典脸刹。

  “袁州你快来看,这就是我的作品。”在乌海的领路下,袁州看到了那副位于里屋的巨作。

  “巨作”这个形容词有两层意思,第一是大小349x197cm,也就是长3.5米,宽2米左右。

  也真亏乌海的房间大,否则还真是拥挤。

  另一层意思是这幅画的内容……袁州是并不怎么懂画的,但眼前的这幅作品,真的能用宏伟来形容。

  画面中是乌海心中的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生活在其中,每个人物的原型都是袁州的雕像,放一起看,第一眼就能看出其关联。

  如此多人物,哪怕是三米的巨作,近景也不可能画完,所以乌海多用远景与中景,但即使是这般,每个人物也清晰的能够辨别出是谁。

  譬如一跃上台的燕青,再有大战呼延灼的秦明,被诱敌深入的双枪将董平等等。

  袁州观看第一眼,唯一的感受是——不是画了个水浒的画,而是讲了个水浒的故事。

  “怎么样,怎么样。”乌海开始讲述:“这种大型的群像油画很多大家都画过,但我之前研究了好久,大家们作品的尺寸都不合适,直到我瞧见了徐悲鸿大师的田横五百士。”

  “西方油画对于身份表达,多是用衣着以及外貌,而因为水浒中的故事世人皆知,所以我们能用动作,比如到倒拔垂杨柳的和尚,都知道是鲁智深,这是我们特有的东西。”

  “不拘泥与地点,把所以故事发生的地点融合为一处,比如相国寺菜园子边做后山,当然这个融合非常难,毕竟不是一个地方,很容易支离破碎,我都想了好多天才克服了这个问题。”

  乌海越说越起劲,也越来越自信:“你看水泊梁山,水泊就是湖泽,所以我把水流作为画作的虚中轴线,对了我忘记说了,我作画喜欢用双中轴线,一虚一真。”

  “如此一来,所有地点都有了统一性,如同伦勃朗的光线,梵高的蓝色,提香的色彩,水流是融合这些地点的最佳选择。”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这是古人说的,有时候古人的智慧真的是不得了。”

  “以耳熟能详的故事为骨架,然后再以其他所有为血肉,所以我就创造出来了这幅画!”乌海最后做了一个总结。

  虽然听不懂乌海在说什么,但感觉真的好厉害的亚子。

  可也真如乌海所说,的确袁州仔细看,也没有觉得眼前的画有丝毫割裂感,反而有一种异样的和谐。

  “很好,真的很好。”袁州点头,问:“画叫什么名字?”

  这问题倒是把我们乌兽问到了,他只顾着画,还没取名字。

  乌海挠了挠头道:“要不你帮我取一个。”

  “你是找对人了,在取名界,我没有对手。”袁州沉吟了一番,在乌海期待的目光中,道出了名字:“华章水浒图。”

  “华章水浒图,这名字真的很好。”乌兽念叨了几遍,然后很满意的摸着小胡子:“就用我这幅画,然后和你的雕像一起推出,到时候我们桃溪路第一和第二两个招牌联合,谁是我们对手?”

  ……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元尊沧元图全职法师永恒国度圣墟天醒之路明朝败家子诡秘之主伏天氏全球高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