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可以代表

  ,  所以葛御厨、莫御厨等厨师想来,应当是袁州对满汉全席非常有研究。

  因为作为华夏十大宴之一,名厨或多或少都会钻研,当然即便如此也是非常难理解。

  因为葛御厨等人也有研究,在众人如此想的时候,听到了袁州的回答。

  “只是知道一点,但并没有具体研究过满汉全席。”袁州实话实说,目前他所掌控的宴席美食,也只有素宴和全鱼宴。

  “这……”

  浙菜王主厨本来,还想问那为什么这么了解,然而话未问出口,就感觉自己这个问题很傻。

  为什么能,肯定是对食材的理解,以及对食物的烹饪,有足够多的理解。

  这个足够是指,和麻先生、葛御厨等人达到相同的水准,甚至于……后面的王主厨没有继续想。

  毕竟四大御厨家族有家族底蕴,还有自身几十年的积累,能够比肩就已是异常妖孽。

  “难怪杭田天天和人争,说袁主厨是苏菜代表。”王主厨作为浙菜协会副会长,他觉得浙菜也可以让袁州代表一下。

  “我现在是有些体会,老麻你为什么要带袁主厨来了。”葛御厨突然道。

  莫御厨点头接话:“是啊,老羊应该谢谢你。”

  封刀宴继续,最末的一道菜是羊主厨经过精挑细选的,点心开口笑。

  华夏人喜欢讨口彩的,不管是烹饪还是节日,作为封刀宴的最后一道点心,羊主厨也要讨口彩。

  羊主厨制作的开口笑自然是与众不同的,上面是黑白芝麻交错,正中间一条歪歪扭扭的缝隙裂开,很像是一张笑口常开的嘴,很是形象有趣。

  色泽金黄,露出的里面一层颜色稍浅,似是带着一点嫩,看着就觉得好吃,更不用说闻到那个醉人的香味了,酥脆香甜,大家吃的很是开心。

  至此封刀宴算是圆满结束。

  “吃的还满意不?”羊主厨在众人坐着喝了一会茶才出来的。

  此时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了,现在穿的是一身唐装,大概是身高占优势,挺好看。

  之所以耽搁了会时间,是因为羊主厨从一开始穿的是厨师服,与一般的厨师服不同,款式以及绣纹都是定制,或许是御厨服,也或许是羊家有特殊含义,关于这点袁州也没问。

  封刀宴结束,再也不会着厨师服,也不会再拿刀,所以羊主厨,整整齐齐折好厨师服,将刀放进盒子,足足盯着看了好久,才回神。

  要放下学习,并且从业大半生的事,还是需要极大勇气。

  “羊老头,你这手艺可惜了。”麻先生第一个开口。

  “就是我说老羊,怎么不再坚持几年?”葛御厨道:“厨艺也没有一点退步,反而稳中有进。”

  “该完就完了,厨艺能陪着我走到现在,我也是知足了,不能强求。”羊主厨此刻表现得挺豁达。

  麻先生等人叹了一口气,也没再说什么,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米已成炊,木已成舟。

  “年纪也不小了,也是时候享享清福了,这次回去我的封刀宴也快了,到时候你们也来。”莫御厨似乎也是想通了。

  “诶?你这是也要办?”葛御厨没想到还有个隐形炸弹。

  “没错,但估计要筹备一两年。”莫御厨点点头。

  “年纪大了,手速跟不上了,不碰刀反而会好点。”羊主厨本来高兴的面容也缓缓放下。

  “就是这个道理。”莫御厨点头表示赞同。

  这话麻先生是深有感触的,像之前袁州第一次见到麻先生时,是为了见识一下那鋈鸡,最终也没有如愿。

  不是因为别的,就是麻先生已年老体衰,体力跟不上,做出来的已经不是当年的味道了,为了不毁了这道菜,终究不动手做了。

  但还是将菜谱给了袁州,而袁州早已经将鋈鸡研究透彻了。

  羊主厨和莫御厨的话,让在座的各位主厨都是心有戚戚,平均年龄都在65岁以上,确实都不是年轻人了。

  “老拙不服,我觉得就算拿不动刀,也可以做点别的。”

  麻先生开口打破了这种戚戚然的氛围,一把年纪不服输,否则也不会答应袁州加入华夏名厨联合会。

  “对,我觉得我还可以。”葛御厨支持麻先生。

  接下来的话题都是围绕着年纪的话题,袁州就有些插不上话了。

  在聊天中羊主厨是想到了重要事情,所以得意的开口问:“沙舟踏翠,我又做了小小的改进,老麻、老莫你们吃出点缘由没有?”

  “没有品出来也没关系,毕竟我花了很多心思。”羊主厨道。

  公正的说,如果没有袁州,羊主厨的得意是没问题的。

  但现在……气氛有些尴尬,看着羊主厨脸上洋溢的笑容,这时拆台有点不好。

  “嗯?老麻难道你看出来了?”羊主厨是了解老友的,一般来说这个时候该追问了。

  但看莫御厨等人的表情,羊主厨不傻瞬间醒悟,说出来最有可能的情况。

  “可以啊老麻,眼光越来越毒。”羊主厨道。

  “那是,老拙的眼光一向非常好。”麻先生前一句是很自豪,羊主厨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后一句。

  他道:“你以为老拙介绍来的小袁,只是名气大?你沙舟踏翠的改动,小袁两筷子就品出来了。”

  麻先生说这话,还用手比划个二,强调两筷子。

  “嗯?”羊主厨看着眼前的这位气质沉稳的青年厨师,他的封刀宴真是意外连连。

  “江山代有才人出,我们厨坛也是人才济济。”羊主厨道。

  “在鸡汤中加入鸽子,打破了常规的烹饪,羊主厨的巧思才令人折服。”袁州道。

  羊主厨道谢:“很感谢袁主厨,能够来老朽今日的封刀宴。”

  袁州道:“是今日的封刀宴,让我受益很多。”

  “羊老头那你还要感谢老拙来封刀宴。”麻先生一副,都是我介绍,我的功劳的模样。

  “又不是你品出来的。”羊主厨翻了个白眼,道:“你一副自豪的模样干什么。”

  “如果老拙不来,你能够认识小袁?”麻先生道:“一天到晚在家中蹲着,外面日新月异,厨艺也要跟上潮流。”

  这话说得倒是没错,但羊主厨肯定不会跟麻先生说谢谢,这么多年的交情,何况麻先生这话也是说说,当不得真。

  ……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元尊沧元图全职法师永恒国度圣墟天醒之路明朝败家子诡秘之主伏天氏全球高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