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零六章 我还太穷

  毫不夸张地说,袁州自己研究处理河豚的方法,完全能够创造出更大的价值,但袁州无偿贡献出来。

  多数人感激,少数人习惯,习惯的人是参加了两届的万里和许班,每一届高沟会袁州都是这么做的,只要是他觉得大家能够用上的方法,基本都会直接说出来。

  所以每一届参加高沟会的厨师,不管是老是少,获得多少成就,对于袁州是真的敬佩。

  这次陈老爷子来参加会议,虽然劳师动众,但是他觉得很值,不光是解决困扰他这么多年的难题,还遇到了袁州这么一个既有厨德,又厨艺顶尖的人。

  “比起我年轻的时候要强很多呀,看来华夏厨坛有望了。”陈老爷子感叹。

  关于河豚问题告一段落,许班正常的切入下一个问题。

  接下来厨师提问,陈老爷子大多都知道,毕竟有好多年经验摆在那里,所以不用袁州出口,就解决了不少。

  “真的只有叫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陈老的鱼王之名,名副其实啊。”袁州心道。

  也有陈老不知道的,毕竟老爷子年纪大了,稍微有点脱离时代,比如有个问题关于分子美食,但老爷子压根没听过什么是分子美食。

  陈老的求知欲也没变,不知道的也会拿出个黑色的小本本记录,严格的说,记录对陈老爷子有些费劲了。

  时光稍纵即逝,尤其大家讨论意味浓烈,在袁州的带领下简直就是各抒己见,时间就更不够用了。

  “上午的高沟会就到这里,下午两点半开始,地点不变。”许班谨记主持人的职责,随时注意时间,一到时间就见缝插针地道。

  此时刚刚好讨论完第六个问题,也算是恰到好处。

  许班这么一说,大家都意犹未尽地停了下来,都是懂规矩的,看到袁州和陈老爷子还没有动,也就没急着动。

  “陈老下午就不要来了,会议是有视频资料的到时候我亲自拿给您,您可以慢慢看,保重身体最重要。”袁州看到陈忠文的额头都有一些细汗了,显然十分辛苦。

  周世杰将老爷子交付给袁州,袁州虽然一直是认真听着厨师们的问题,但是还是关注着老爷子,之前就注意到老爷子撑得辛苦了,要不是快结束了,都要怀疑老爷子能不能撑下去了。

  陈老爷子虽不太高兴下午不能来,但对自己的身体也是清楚的,很是干脆的点点头道:“那行记得一定要把资料给我,不然我会一直惦记着的。”

  “好,我知道了。”袁州肯定地点点头。

  见袁州答应,陈老爷子十分满意地点点头,他虽然知道的事情不是很多,但是看人还是十分准的,袁州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所以他还是很放心的。

  将陈老爷子交给一直在门口等着的人以后,袁州才迈着步子走了,该是准备午餐食材的时间了。

  回到店里,先是洗漱换衣服以后再进厨房,都是常规操作了。

  “叮铃哐啷”

  先将需要腌制的一些食材拿出来,处理做好以后,袁州才开始洗其他的一些蔬菜。

  先准备的都是一些很多菜都需要用到的食材,然后是预定的一些食材,今天有人想要点鸡汤,还是松茸鸡汤,提前跟袁州沟通了以后确定来的时间。

  鸡汤需要提前炖,袁州将其他的食材准备好以后,就拿出鸡开始处理起来。

  当然鸡是系统已经提前杀好的,只需要清洗焯水以后下锅就好。

  袁州用来炖汤的都是一个个的小砂锅,其实说是小,也不是很小,大概就是中号的那种。

  “米饭还有一段时间满一个月要不要也给它炖个鸡汤,这样也好补补,说不定米汤和面条会长得更加壮实一点。”袁州想了想米汤和面条已经有些圆滚滚的模样,觉得可以再补补。

  说干就干,将其他的食材处理好了以后,拿出米饭的专属锅就开始准备了,将中午的牛奶粥换成鸡汤也挺好的。

  很快午餐时间就到了,一如往常的很多人踏着点来排队,等着吃饭。

  “踏踏踏踏”

  吴云贵紧走几步看到不是太长的队伍觉得自己今天应该能够吃上午餐,于是速度更是快了几分。

  就在吴云贵快要到达战场的时候,另外一边街口也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几个人也是速度极快的过来了。

  “吴,好久不见。”其中一个人朝着吴云贵打招呼。

  听到喊声,吴云贵才停下抬头就看到以纳赛特为首的一群人,真是一群人,都是穿着一身类似阿拉伯族的衣服,衣袂当风,走起来十分拉风。

  “纳赛特,好久不见。”吴云贵一边打招呼一边大踏步站到了排队的后面,算是抢先一步站了位置。

  纳赛特一看回头朝着同伴低声说了几句以后,本来就快的速度更是跟飞一样了,很快就到了吴云贵眼前。

  “你怎么来了?”吴云贵好奇道。

  他虽然知道纳赛特十分喜欢袁州做的食物,好像还开私人飞机来吃过几次饭,但是因为时间不合适一次都没有碰到过。

  “我来吃午饭的,今天下午也没事,打算吃完晚饭再回去,就是明天有事大概只能后天来吃午餐了。”纳赛特道。

  “时间来得及吗?”吴云贵虽然觉得纳赛特来回吃饭很麻烦,但是表示理解,就袁州的手艺那是值得的。

  “还行吧,就是机场太远,要是能够近一点就好。”纳赛特此言一出,后面跟着的五六人都是狂点头。

  “他们是?”吴云贵也是有点好奇的,毕竟能够跟纳赛特一起的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要是能够认识那就可以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了。

  “都是我朋友,大家坐私人飞机来吃饭的。”纳赛特随即就给吴云贵介绍上了。

  吴云贵和这群迪拜壕越交流,就越觉得自己还是穷人。

  寒暄几句,午餐时间就开始了。

  食客们遵守规矩,按照苏若燕的指示根据自己的号码先后顺序开始进入小店。

  就是纳赛特他们也是规规矩矩的。

  下午的高沟会举行时,就少一人了,当然还是同样精彩,有位黔菜的大师现场耍了一套自己的刀法,他总觉得自己的刀法有一点缺陷,但是能力有限,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因此才来的高沟会。

  ……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元尊沧元图全职法师永恒国度圣墟天醒之路明朝败家子诡秘之主伏天氏全球高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