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一十五章 五柳草鱼

  光是想想每天都被各种美味包围,江暖就觉得很是幸福,突然觉得黄颖说的简直太有道理。

  也幸亏两人在第三梯队,苏若燕没有听到,不然她有一大堆苦要诉,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还想吃但肚子饱了更残忍的事吗?

  有!那就是肚子咕咕叫,但你吃不到。

  藤原和大石是排在第一梯队的末尾位置的,今天也是运气好,进去就看见,剩下两位置是隔断那一排的最后两个位置。

  “运气真好,可以看到师傅做菜的动作。”大石有些窃喜。

  要知道他的新菜就是脱胎于刀鱼蒸饭的,一会他就打算点一份来吃的,正好现在不光是味道,就是做菜过程都能观摩,简直就是师傅保佑。

  至于藤原也是很满意的,他已很久没有来厨神小店吃过饭了。

  “好久不见袁主厨动手了,也不知袁主厨的厨艺到底到哪一步了。”藤原心里暗暗道。

  这次借着商议交流会的事情过来,也是抢了麻生会长的工作才能来的。

  号称最了解华夏美食的日本人在遇到袁州以后已经是名存实亡了,因为袁州做的菜除了“好”,他给不出任何答案。

  不过这样的现状也挡不住一颗因为美食而躁动的心。

  “请问两位要点什么菜?”苏若燕到了大石两人面前。

  她是认识大石的,知道是老板的徒弟,因此还额外朝着大石点点头相当于打招呼,大石也很客气地点点头。

  “家元您先点吧。”大石道。

  “我要一份五柳草鱼,一个藿香鲫鱼,一个金陵草,一份白米饭,就这些。”藤原也不客气,张口就来,最了解华夏菜意味着对于什么好吃,也是知道的。

  “我要一份刀鱼蒸饭,一份太爷鸡,一份糖醋排骨,一份开水白菜。”大石秀杰也是早就打好腹稿了。

  “好的,请稍等。”苏若燕将两个人的菜单记好,拿回去递到袁州那边以后再去询问其他的食客。

  “叮铃哐啷”

  而袁州早就已经拿到了乌海他们的菜单已经在开始做菜了。

  藤原坐的位置还算是视野不错,抬眼就能看到袁州的动作,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的,袁州正在给鸡脱骨。

  先是刀背轻轻拍打鸡表面,仿佛是在给鸡按摩一样,然后是用手快速将鸡摸了一遍,最后就开始用刀了。

  跟几年前的刀鱼脱骨不一样,现在的袁州刀工臻至化境,用炉火纯青形容感觉都是贬义。

  就算是以藤原家元的眼力也就是勉强能够跟上袁州的速度而已,说是勉强那就是真的勉强,大多数看得清,偶尔看不清。

  不过就是几个眨眼的功夫,鸡还是那个鸡,但是它的旁边已经摆着一份完整的鸡骨头,从颈骨到整个身子,再到腿骨,完整无缺,骨头上一点肉都没有,而且鸡还完好的跟骨头还在时一样,可见速度之快。

  “袁主厨的刀工,我该用什么词语来描述?”藤原家元想了想,找不到,随即又说:“大石君若是能学到三分,日本餐饮界有望。”

  要是以前有人告诉藤原他会因为一个人的厨艺太好而找不出什么精彩的形容词,绝对会被他喷上一脸的,他的食评那是小词写得一套一套的。

  “师傅的刀工出神入化,当世无人能及。”大石秀杰点头,话语带着自豪。

  这可是他的师傅,简直不要太骄傲了。

  瞥了一眼昂首挺胸十分傲然的大石秀杰一眼,这确实是一件可以光宗耀祖的事情,跟着袁州学习那就是妥妥的有个光辉未来。

  只有亲眼见过袁州目前的厨艺水平,藤原才知道,他找的那些视频得出的结论距离袁州真实的水平还是有差距的,当然跟之前第一次见的时候那是绝对不可同日而语。

  只是第一次见藤原的时候,袁州还是一个中级厨师,在系统的眼里估计也就是一个青铜级别罢了,但是现在已经成为高级厨师的袁州,厨艺今非昔比。

  不过这些藤原是不知道的,不然估计会更疯狂才对。

  “大石君一定要继续努力学习才行,袁主厨真是太强了。”藤原语重心长道。

  “嗨,我一定会努力的。”说到这个话题大石一向十分严肃的。

  表完决心,大石秀杰依旧眼神狂热地看着袁州的一举一动,当然藤原也不例外,眼睛都不眨一下。

  很快两个人点的菜就陆陆续续的上来了,袁州上菜有个习惯,倒不是按照菜的难易程度上的,而是按照先拿到哪个食材哪个就先上。

  因此大石的刀鱼蒸饭和藤原的五柳草鱼先上来了,一股子清香味道和霸道的酸辣同时冲击鼻腔,简直让人忍耐不住。

  “这味道真是吃过一次想吃第二次。”藤原觉得他真的词穷了,根本找不出形容词来形容更加恰当。

  按理来说,这鱼应该是勾芡浇过的,但是盘底却没有多余的酱汁,整条鱼除了配料以外很是干爽。

  一个椭圆形的青绿色的大盘,本来有些显眼的颜色,但是在鱼的洪亮五彩的衬托下并不起眼,反而映衬得鱼更加的颜色分明好看。

  葱姜丝细如发丝,但是却根根分明,丝毫没有因为过过油而有所损伤,鱼身完整,酸辣的香味直冲鼻尖,就是藤原的定力都忍不住了。

  “尝一口试试。”藤原拿起筷子朝着腮边的位置夹了一块肉起来。

  雪白的鱼肉沾了少许的汤汁,显得有些浓墨重彩起来,不像之前只有单纯的白嫩。

  鱼肉跟鱼身分离的很是爽快,证明蒸制的时间刚刚好,不老不生。

  “吧唧”一口塞进嘴里,藤原一开始以为味道那么酸辣到嘴里肯定先尝到的就应该是这样的滋味才是,但是并不是。

  首先在舌尖炸开的是鲜嫩的甜,草鱼本来是肉质比较粗的比不上其他的鱼,但是经过处理以后,鱼肉很是鲜嫩,独属于鱼的鲜甜滋味伴随着一点点辣,一点点酸,味道鲜明,还有一起的q弹鱼皮增加了一点点韧性的口感,更加增添了几分色彩。

  藤原顾不得说话就夹起了第二筷子,第三筷子,一下子接着一下子,根本顾不得再次上来的新菜,恨不得一口气就将五柳草鱼都吃进肚子里才罢休。

  ……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元尊沧元图全职法师永恒国度圣墟天醒之路明朝败家子诡秘之主伏天氏全球高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