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四十章 挖人想法

  赤色红亮的海参薄片看起来就有食欲,不光是颜色,弯曲的角度都是差不多的,强迫症看了绝对舒服,朝着同一方向弯曲,这绝对不是巧合,赵领导心里琢磨。

  “这袁主厨真是个强迫症。”不过作为有点强迫症的赵领导看起来,haul真舒服。

  赵领导下意识地放轻了动作,只在上面,轻飘飘地夹了一片海参放进嘴里。

  绵糯的口感,咬到里面的时候还有一些嚼劲,“咔吱,咔吱”的,加上咬开以后里面丰沛的汁水,伴随着浓浓大海的味道,肉的丰腴,海鲜的鲜味,综合在一起,好吃极了。

  赵领导一边吃一边点头,显然十分符合自己口味,手下动作不停顿,对那些海参发起了全面进攻。

  高飞眼巴巴地看了一会发现海参逐渐减少,口水暗暗吞了一些,和领导和乌海吃饭就这点不方便,前者是不好动手抢,后者是抢不过。

  只能将注意力放回自己的菜上,高飞今天点的两道菜,夜郎八卦鸡和牛撒撇是属于两个不同民族的特色菜,一个古彝族一个是傣族的。

  这一低头就闻到了一股十分特殊的味道,像是野草混合着泥土的芳香一样,让人恍然是不是置身在大自然中。

  循着味道就看到了颜色十分有特色的牛撒撇,一个浅绿色的碗装的牛撒撇,里面的食物翠绿,翠绿的,但是其中又星星点点的夹带着黄色,不过这个黄色似乎褪色了一样,有点干枯的意思。

  “不愧是袁老板,光闻味道就如此正宗,这个苦味似乎比起之前的岩山主厨做的闻起来还要正宗一些,不知道味道怎么样?”高飞盯着牛撒撇细看。

  他说的岩山主厨是傣族的一位大厨,还是机缘巧合结识的,曾经两人进行过一次交流,他做了一道葱烧海参给对方吃,对方就给他做了这个牛撒撇。

  当初第一次吃,说实话就是高飞也算是一个名厨了,但是闻着牛撒撇的味道都差点没办法下嘴,秉着厨师精神吃了一口以后才发现就跟有的人第一次吃榴莲一样,真的一吃就觉得不错。

  至少高飞觉得牛撒撇相当不错,岩山主厨做的牛撒撇也特别爽口,让他记忆深刻。

  按下脑子里四散开来的思绪,高飞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直接放进嘴里,一股冲人的味道立刻冲进了喉管,苦到极致带着辣意的味道席卷喉咙以后,这股风暴继续席卷胃里。

  刚刚因为吃不到燕子闹海心里有些燥意,现在一勺子牛撒撇下去,顿时神清气爽,就应了那句广告词“透心凉,心飞扬。”

  “果然,味道吃起来更上一层楼,就是苦水的处理好像都十分高明,我暂时想不出来是怎么处理的。”高飞细细咂摸也没有摸出一点门道。

  牛撒撇并不多,也就是一碗,虽然是三两的大碗,但是架不住高飞手速快,很快就被吃成空碗了。

  吃完牛撒撇自然目光就转向了剩下的菜。

  “怎么和柯森主厨做的不同?”高飞的确没吃过,但一次交流当中,是见柯森做过。

  目光停留在夜郎八卦鸡上,其实这个菜还是很简单的,本身是将鸡切割成八块,看鸡头卦,鸡翅卦,以及鸡脚卦。

  这道菜在彝族已经失传,现如今出现的不过是去掉鸡头、鸡翅以及鸡腿,把鸡清炖,柯森也就是如此烹饪。

  但袁州的做法明显不同,不过高飞下意识觉得这才是最正宗的,香味催促着,没闲多想,一个字就是吃!

  其实当所有人都有礼节时,多数人也愿意遵守,就像厨神小店最多只有一些细碎私语,没有一般饭店的吵杂热闹,却多了一些宁静。

  这也是为什么说公共礼节是所有人一起维持的,在真正美食面前都比较安静。

  只不过吃相稍微有点……因为好东西一上来,大家都恨不得立马全部塞进嘴里,老食客还要警惕旁边的乌海。

  现在有了毛熊以后,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不用担心乌兽进化抢食了。

  “这个分量是不是也太少了?”赵领导的筷子扑了一个空,光洁如新的盘子昭示着食物已经全部吃完了。

  那是连炒在海参里面的大葱,赵领导都没有放过的,一口一根吃得十分爽快。

  “确实有点少,感觉没怎么吃就没了。”方秘书小声附和道。

  主要是他觉得完全没有饱,比起刚才没吃之前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多了两个空盘子?

  “其实已经不算少了,只是袁主厨的菜太好吃了,我饭店里的分量可比不上这里。”高飞倒是也想说少,但是良心实在不允许。

  “确实很好吃,可惜看来计划得彻底改改才行,袁主厨只有一个,没办法砍成两半。”赵领导再次看了看空盘道。

  没来之前赵领导真是踌躇满志的,就是想要来现场借鉴一下经验,然后回去将鲁省的gdp搞上去,蓉城有桃溪路,以后说起他们鲁省说不定就有梨溪路或者瓜溪路这些了。

  可惜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但话说回来能不能把袁主厨挖到鲁省去?

  听说袁老板是孤身一人,然后……赵领导越想越觉得十分有操作性。

  “你们说请袁主厨去鲁省开店的几率有多大?”赵领导突然问。

  “咳咳咳……”高飞本来正在喝水的,被这么一吓,差点呛住,就是方秘书都差点没有坐稳。

  “领导我觉得,这个不管袁主厨有没有同意,我们可能走不出蓉城。”方秘书特意小小声道。

  谁家有这么个宝贝疙瘩不得看好,蓉城政府这边怎么可能会将生金蛋的鸡让人抱走,有人想要撬墙角,绝对是锄头都该给掰断了。

  “我们再好好想想。”赵领导继续琢磨。

  “你们吃饱了吗?”赵领导画风一转问道。

  高飞和方秘书不约而同地摸了摸瘪瘪的肚子,有点不好意思说话,领导请客还是要矜持一点的。

  赵领导一看两人的动作就知道是个什么意思直接道:“既然来一趟了,怎么也得吃饱,这样我们各自再点一个菜加上饭应该可以吃饱了。”

  虽然心里肉疼,但是赵领导也不可能让跟出来的人不吃饱,他自己都没有饱,高飞和方秘书年轻一点肯定也没有饱。

  听到赵领导的话,高飞和方秘书眼睛一亮齐声道:“谢谢领导。”

  赵领导摆摆手,直接招手让苏若燕过来,大家各自选了一个菜点上了,至于饭就只能点个蛋炒饭凑活了。

  一顿下来,虽然没有吃撑,但是**分饱还是能够做到的,吃完以后,赵领导遗憾地看了看袁州带着人离开顺便给别人腾一下位置,毕竟排队的人还很多。

  ……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元尊沧元图全职法师永恒国度圣墟天醒之路明朝败家子诡秘之主伏天氏全球高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