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零二章 平静的一天

  “小云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袁州用边角料给暮小云雕了个手掌大小的兔子。

  晚餐的时候因为暮小云的事情,显得十分热闹,当然最要紧的是乌海又可以吃全鱼宴了。

  讲真,以前乌海是个连自己生日都记不住的人,能够时时刻刻记着吃饭,郑家伟都得烧高香的主,但自从全鱼宴开启需要正当理由吃的时候,乌海就开始进化了。

  现在不光是各个节日记得非常牢,就是其他只要是他认识的人的生日那些都记住了。

  本来袁州还想给暮小云下一碗长寿面,但都没机会发挥。

  酒馆时间,自从大家发现猴儿酒,就变成被总酿支配,有些人抽到了名额,不得不迫于人情,带了不少人来见识。

  “哗哗哗”

  虽然人多热闹,但是天公却不作美,没有下雨风却很大,吹得树叶不断‘哗哗’作响。

  当然即使风很大,也没有打消大家喝酒的热情,喝着醇香的酒,听着树枝,树叶摇曳的声音,平添了几分意境。

  “小雅我已经到店里,你就放心吧,晚上要下雨,你睡觉之前记得关窗户。”袁州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大风叮嘱殷雅。

  “木头,自己也要多注意,我就要睡了,你也早点收拾好睡。”殷雅照例的提醒。

  两个人互相关心了几句,才挂断电话。

  虽然昨天晚上风大雨大,但是一早的时候,太阳还是依旧按照老时间上工了。

  金色的阳光铺满街道,将昨晚还淋过雨显得湿漉漉的石板路晒得慢慢变得干燥。

  一日之计在于晨,袁州按照平常的时间换好衣服,就开始出门跑步。

  “早上好,米饭,面条,米汤,还有罗密欧。”袁州经过米饭它们窝的时候,照例打了招呼。

  对于罗密欧的出现倒是见怪不怪了,昨晚因为暮小云的生日给米饭它们加了餐,有好东西,罗密欧自然跑得快,早上在这里就不奇怪了。

  “汪汪汪,汪汪”

  然后就在米饭它们热情的声音里开始了每天的晨跑。

  “早上好,袁老板。”夏瑜远远就开始打招呼。

  夏瑜最近带着几个朋友想要参加运动会,还有两天就要开始举行了,因此一行人每天早上都会进行锻炼,保持最佳状态,她们对于第一名势在必得,自然会遇到每天固定路线跑步的袁州。

  随着夏瑜话音落下,她后面的几个身材高挑的姑娘都开始打招呼,其中还有两个是外国妹纸,这些都是夏瑜带回来的专业运动员。

  一共五人,分别是体操、短跑、网球三种。

  真是不当人。

  对于这个能够做出魔法般美食的帅哥,妹纸们都很喜欢,因此打招呼也很热情。

  这样的场景,已经出现过一段时间了,袁州也很自如地招呼道:“早上好。”

  两方人马一起跑了一段路以后,就开始分开跑了,毕竟夏瑜她们的运动量是十分大,而袁州则不需要保持这么大的运动,也没这个时间。

  按照原定计划经过待用面馆,直接朝着里面喊了一声,“老板,我今天不来吃面,不过待用面还是照旧两碗。”

  听到老板高亢的“知道了”的声音,袁州才继续朝着前面跑去,然后绕过街口从后面街道跑回后门的位置。

  待用面app的事,在厨联帮助下挺顺利的,只不过有些小麻烦,和想象中不同。

  接下来的事情每天都是一样的了,袁州还是一步一步地开始做。

  袁州这里起得很早,另外一边的程招妹也起得早,他的作息时间都是翻版袁州的。

  作为袁州的嫡传弟子,自然是要严格按照师傅的作息来,这样才能更好地体会袁州的厨艺。

  “呼呼呼”

  虽然已经坚持了几年了,程招妹的身形已经不如以前那么虚胖了,结实了不少,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职业的关系,身上的肉紧实了不少,看起来还是胖乎乎的。

  因此跑步的时候,还是很爱喘粗气,不过耐力确实比之前好了,就是站在锅灶边的时间变长,也不会觉得很累。

  明显坚决跟着师傅走,是一条明确的道路。

  “爸,早上好。”程璎半掩着嘴巴,打了个哈欠,一边跟老爸打招呼。

  “今天怎么这么早?”程招妹倒是奇怪自己闺女几天怎么这么早。

  当然程招妹这话倒不是关心自家闺女,而是想着是不是师傅有什么事需要帮忙,他觉得他可以!

  “是马上运动会要开始了,我这边的赛程表需要做最后的确定,今天还要跟家伟哥一起去场馆看看布置的情况。”程璎一边打开电脑一边道。

  “哦,那你努力点,不能出岔子。”程招妹听着好像没有自己能干的,就开始叮嘱闺女不要虎,不能出问题。

  “师公的事情,我哪次不是办得漂漂亮亮的。”程璎翻了个白眼,就开始集中精神看着电脑上的资料。

  而程招妹则是上楼洗漱,他还有正事要忙。

  今天是他第一次酿制的米酒可以开封的时候,程招妹自然想要看看情况。

  这次他想要酿制米酒一个是希望能够更加靠近师傅,虽然现在师傅已经酿造出了传说中的酒了,他就是做火箭也不可能赶上。

  还有一个就是川菜里面不少小吃和一些菜式也是需要用到米酒,或者说是醪糟的。

  受袁州的影响,很多酱料,他都喜欢自己配置了,因此醪糟米酒也不会例外。

  “哐”

  将密封的盖子打开,一股酸涩的味道直冲鼻尖,其中还夹杂着甜腻的香味。

  “闻着倒是还可以,就是不知道吃起来味道如何了。”程技师使劲闻了闻,也没发现什么大问题。

  旁边还有一瓶打开的买来的成品,用来做对比的,不过光是味道,程技师没觉得有多大的差异,最后还将决定实践出真知,吃到嘴里才可以细心分辨。

  “早上就吃酒酿圆子好了,两种都做,这样正好可以做对比。”程技师说干就干。

  早餐时,程璎就有了两碗看起来差不多一样的酒酿圆子。

  “还是差点味道,应该是酒曲的比例问题,看来还需要改进。”吃完以后程技师就在笔记本上仔细记录下来此次的情况,打算为第二次的酿制做参考。

  ……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元尊沧元图全职法师永恒国度圣墟天醒之路明朝败家子诡秘之主伏天氏全球高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