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一章 死别

  界川的冰峰,人力根本不足以摧毁,哪怕是修者的大能。所以在这已经是极度艰难的苦寒之地,界川才会被暗黑学院的人视为是险地的险地。

  林家暗扶植起暗黑学院这边游离的势力,形成暗黑学院四路,将基地设在这界川之,也是废了千辛万苦,如此才有了这天然的屏障。

  可这是这坚不可摧的地貌,却被路平用他的拳头生生轰出来了一条路,这绝非人力可为,也不是修者可为,然而他凭着自身这目前为止还只是存在于修者想象的境界硬生生做到了,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大极大。

  值得吗?

  路平压根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哪怕临时生死关头,在他想的,也只是还有没有法子活下去,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可能。却连万分之一秒都没去想自己为何落到这般田地。

  “来了。”他只是看着前方,看着两个依稀是对方领头人的角色,正在飞速向着他们这边接近。

  聂让、余祭,他们的实力远他们的部下要强,在得到林柏英的明确示意后,两人并不贪生畏死,自己率先一步来到了路平的正前方。

  两人的眼力一样的尖,一起注意到了路平脚边雪面的大片鲜血。

  “看什么看,血多吐几口出来不行吗?”莫林在这等局势下,也是光棍气十足。一想到反正也活不下去,顿时觉得谁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明知不是过来这二人的对手,却还是大大咧咧地站前。

  “你退后。”路平说。

  “都是要死的,还抢这一时半会的先后?”莫林说。

  路平沉默了会,点点头:“你说得对。”

  “妈的,我当你要说个‘未必’出来呢!”莫林朝地啐了一口,这当口了,连路平他也不怎么敬畏。六魄贯通又怎样?自己可是连四魄贯通都打不过的!

  聂让和余祭看到他却皱起眉来。二人没忘林柏英对这位的关照和嘱托,到最后也没给个解释和说法,那也是,先前的命令还有效,对这人他们不能下死手。

  可这人若死命要保路平该怎么办?

  眼下两人头痛的是这个事,尤其看到这位满不在乎地拦在最前的样子之后。

  “只拿路平,其他无关人等不要多管闲事。”聂让前一步,半恐吓,半诱惑地说道。拿捏的正是人人最关心的,自己最要紧的那样东西:命。

  莫林这还没怎么着呢,身后路平听到却马说话了。

  “那你走吧。”路平说。

  “不太好吧。”莫林踌躇起来。本看对方很有实力,碾死自己大概跟碾蚂蚁也差不多,所以莫林没觉得自己有给对方添麻烦,这手试图让他不要妨碍的威逼利诱确实很出人意料。

  “活着怎么会不好?”路平笑道。

  “倒也是,那我先走?”莫林说。

  “去吧。”

  “回头给你报仇。”莫林说。

  “好啊。”

  “那两个。”莫林回身,抬手一指:“留下名来。”

  “聂让。”

  “余祭。”

  两人并不隐瞒,林家走到这一步不是要隐姓埋名,而是要另起炉灶。

  “青峰林家的聂让和余祭?”莫林走过江湖,青峰林家的四大家臣无论朝野还是修界都算响当当,虽然说到底也是仆从一般的角色,可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林家的家臣,一般家族在他们面前可是连被正眼瞧一下的资格都没有。

  两人不屑回答莫林这问的神情,和直接承认也算一个意思了。莫林挠了挠头后,转回身对路平道:“对方来头还是较大的,报仇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看你方便。”路平笑道。

  “那我走了。”

  “小心些。”

  莫林转身,真朝旁走去,路平目送了他背影一会,转回头来,看向聂让和余祭。

  聂让和余祭却是呆住了。这种威逼利诱的话,他们说得多,但见效这么快的真是绝无仅有。一般来说总要真真切切地给些甜头或是狠头,没见过来这么识趣的。而且路平和莫林的对话他们也听到了,这哪像是生离死别,这简直跟朋友约饭完了互相道别似的。

  换是正常情况,两人这时非得多花些心思不可,听了这样的对话,干脆连莫林一起干掉更是大有可能。不过今次终究是家主特意交待,眼见莫林真要离开,两人呆了一会后,也都各自抬手示意,让他们的部下不要阻拦。

  然后大家一起望着。莫林这离去的身影,从各种角度流露他心情的沉重,他的步子很慢,每一步仿佛都有很激烈的思想斗争,每一步似乎都在犹豫不决。

  “不要让他拖延时间。”聂让和余祭的耳,突然响起了林柏英的声音。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元尊美食供应商沧元图全职法师永恒国度圣墟明朝败家子诡秘之主伏天氏全球高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