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第 162 章

  城楼上,余子式倚着柱子望着宫城之下、一旁披麻戴孝的王贲凭栏而坐,手中握着坛酒,脚下空空荡荡数十丈。谁也没有说话,不知是谁先看了谁一眼,忽然就听得有人轻笑了声,天尽头金色霞光沿着西风古道滚滚而来。

  天下汹汹,狼烟滚滚,一转眼又是三年。项羽分封十八路诸侯,关中大火不眠不休烧了月余,西楚霸王带着貌美的宠姬坐在城楼上望着底下狼烟大火,哀鸿遍野。抱着琵琶的女子面容瞧着颇为淡漠,年轻的霸主静静捏着她纤细的手不紧不慢地说着些什么。

  若是有人留心看一眼,那一刻两人的身影竟是与五百五十年前镐京城楼上的那对昏君祸水意外重合了起来。。

  五百多年前那场闹剧,名士清流骂得昏天黑地,士子大夫每每提及恨不得捶胸顿地,但总有些女子,禁不住小情怀作祟,一边骂一边又觉得哪儿不对。想想若是这世上真有个痴傻的呆子为了逗自己开心闹一出烽火戏诸侯,那该是怎样让人动心的场景。

  江山如画,你亦如画。这句情话下,埋了多少死心塌地的昏君与祸水。

  秦始皇陵。

  三年来经历了饥荒、战乱、疫病以及诸路义军各式各样的狂轰乱炸,无数老实安分的农民彻底改头换面投了草莽大道,大秦子民谁没服役上过战场?一村七八壮汉提起刀来就是一方恶霸豪强,回头专抢从咸阳流亡出来的老弱妇孺,秦人还是该抢秦人,这么着被义军撞见还可以投诚说是清剿大秦余孽,运气好还能并入西楚大部队,封个小小军衔摇身一变就成了大楚正统。

  黑,真是黑啊。盗墓贼愤恨地吐了口唾沫,一边刨着旧主的墓一边骂着那群猪狗不如的村人,乱世人心真是黑啊,想着盗墓贼啪一声按上了甬道中某处凸起,扭曲了面容。

  要说这些年要盗这始皇帝陵的人也不在少数,各路人马来来往往,却大多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实在是这始皇陵太坚不可摧。但是他和别人可不一样,他原先可是这骊山凿山开陵的工匠,始皇陵落成时皇帝下令坑杀了所有人,唯有他一人胆大心细加上心思活络,愣是给他溜了出来。这可不容易啊,最后一批工匠少说有万人,而据他所知,从这坟墓里头逃出来的仅仅只有他一人而已。

  盗墓贼忍不住又开始骂了,骂皇帝,骂外头那些乱军,骂得词穷了就转头继续骂那群狼心狗肺的乡人,他越骂越激愤,恨不得一口气闯到主墓道将始皇帝从棺木里挖出来鞭尸才解气,这天下乱成这样,你皇帝还在里头躺着,敢瞑目吗你?

  盗墓贼原本想的是掏一两样小东西就走,可是一进入那墓道忽然就变了心思,他就要将那皇帝拖出来鞭尸,他要替天下苍生讨个公道,这念头一起,他忽然就觉得自己是个腰杆极硬的英雄了,那股子意气一下子将他的脊梁撑起来。

  谁料得到他一介流亡乱民居然是清算皇帝的那个人?

  摸索了大约有一夜,他才终于摸到了主墓室,期间避开了无数机关暗器,他简直要叹一句英雄不易!一盏盏灯点了起来,他快步走到那棺木面前,随手就将上头压着的剑扫开了。那墓室真是华丽金贵,盗墓贼四下看了眼,顿时心中更为愤恨,原本只想着抽这皇帝几鞭子,瞧他这享乐的样子,至少要打二十板子才能出气!

  想着他力气一瞬间足了,用力一点点将石棺外沿推开,推了一半实在是推不动了,从腰间拿出短锹开始用力砸里头的木质棺椁,那木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木头,上面还贴着金子,那盗墓贼一下下砸着,金子闪耀无比,玉石流光溢彩,他毫不在乎地用力砸着,心里一股英雄气概油然而生。

  啪一声,那木质棺椁裂开了,他眼中一亮,手中狠狠一用力,内棺椁直接崩开了。他刚准备顺势再往皇帝头上砸一锹,砸个痛快,正挥着锹往下一瞟,整个人像是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子似的狠狠哆嗦了一下,手中的锹也偏了下,恰好砸中木棺边缘,溅起一圈碎木头。

  棺椁中的一双冰冷漆黑的眼正静静望着他。

  睁开的,的确是睁开的!那盗墓贼先是顿了一下,而后猛地尖叫地退了一步狼狈地摔倒在地,“啊!”那一眼直接看得他魂飞魄散,他几乎是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扭头连滚带爬往墓道出口跑。

  刚跑到那门处,一柄黑色的剑抵在了他脖颈上,冰冷的触感一下子就让他僵住了,而后猛地嚎啕大哭,“陛下!我是大秦的百姓!祖上在咸阳城外三里处的小屯县,年年都交好几十担米的赋税!我还修过长城!还有那个阿房宫的柱子也是我削的!我削得老直了!”他到这儿忽然就痛哭起来,“陛下啊!我是好人!我给阿房宫削过柱子啊!”

  “闭嘴。”胡亥的声音极为沙哑,三年没有说话,他的喉咙极为干涩,一开口就有吞咽沙子一般的尖锐疼痛感。

  那盗墓贼刷一下就闭嘴了,那把剑抵得更近了。他整个人都已经丧失了冷静,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除了伏地张着嘴大口喘气外就是浑身抖。这情况下他简直是有问必答。

  “秦二世死了多久了?”

  “三、三年……三年又四个月!”

  “如今大秦皇帝是谁?”

  “大秦……大秦……”那盗墓贼说到此处忽然浑身颤抖不止,猛地痛哭出声,“秦二世死了,大秦就没人当皇帝了,那个赵高立了秦王子婴……”脖颈上的剑忽然压了压,他猛地张口道:“秦王把传国玉玺给了那个西楚的叛军头子,大秦……大秦就亡了。”

  “三年?”胡亥扶着剑望着那吓得快胆裂的盗墓贼,“丞相赵高呢?”

  “赵……赵高?秦王一登基,他就被秦王处了极刑吊在东市给活剐了,死了快三年了。”

  胡亥手中湛卢狠狠一抖,没有控制住力道竟是划伤了那人的脖颈,顿时整个墓室里全是那盗墓贼惊惶的哀嚎声。胡亥抬脚利落地踹了过去,那人撞在地上,直接被踹昏了。

  胡亥站在墓室里,周围点着一圈圈的烛火,他的脸上烛光明灭跳跃,阴冷渗人。

  “极刑,死了。”他念了一遍,手颤得太厉害,他没能握住手中剑。湛卢当一声砸在了地上,他像是忽然被声响惊起一样低头看去,眼前一大片翻滚开来的黑色。

  三年又四个月,三个寒暑,一场春,半场夏。

  埋在墓室里这么些年,许久没见过光,再次站在暖阳中,年轻的大秦旧主伸手遮了下眼,背后长剑锁在漆黑剑鞘里,全然看不出一丝湛卢的国器气质。他一个人在原地站了会儿,转身往外走。

  赵高是逆臣,不留墓与碑,他在这世上留下过的痕迹,不过他人嘴里一两句感慨咒骂,那些百姓并不是真的清楚赵高做了什么,错了什么,他们也不识字不读书,只听人道赵高这人是乱臣贼子,是孽障,是豺狼,总之蒙头骂他就对了,还有那个死于赵高之手的暴君也要捎带着骂,骂得越凶越好,一不小心就顺了楚汉的大流。

  而后又是五个月,一转眼便是流火金秋,霜寒西岭。

  幕帐被一下子掀开,走出来两人,其中一人披着件厚实的披风,头上戴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元尊美食供应商沧元图全职法师永恒国度圣墟天醒之路明朝败家子诡秘之主伏天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