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陆判与司徒判官的打赌

  李煜听白杨说道:“我爹是宜州人白永成,被贩卖假药的制药商曹振司的欺骗,被那曹振司当了替罪羊,那曹振司勾结贪官,说我爹是见财忘义,草菅人命,贪婪成性,被那些贪官给处斩了,古有缇萦救父,今天因为我没有真金白银去堵住那些贪官的嘴,让我爹成了替死鬼,道长我真的是很没用。”

  李煜对白杨说道:“其实你不必如此,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做的一切老天其实都看在眼里,相信我,公道自在人心,阳间的人们无论生前做过什么,都被老天看在眼里,正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你现在不应该如此低迷,应该重新振作起来,相信你父亲在世也不会看到你这样。”

  白杨不信的说道:“道长你也不用在安慰我了,我已经决定了把家里的事都打点好了,就进京去告御状。”李煜说道:“既然如此,那贫道就放心了。”对了白公子,贫道流浪在外,还没有地方可以居住,不知道贫道能不能借贵地借住一下,贫道会付钱的。

  白杨听到李煜还没有地方住后对李煜说道:“道长还没有地方住,那就去我家吧,正好我家中就我自己,还有我表叔在一起住,空着也是空着。”李煜也就没有推辞,跟着白杨一起回去了。

  地府中,陆判等人见到刚刚压过来的一批新鬼,等着他们审判。

  下面的几个判官对着这几个新鬼正在进行一一审判,只见几位判官拿着生死簿,上面记录着这些鬼们生前所做的大大小小的事,无论是什么罪行都在上面,这正是人在做天在看,此时下面的那些作恶多端的鬼们还不知道自己会受到怎样的刑法,因为刚刚死去,对这些地府中的惩罚还是嗤之以鼻,心中很是不屑,不过这也是他们的可怜的地方。

  只见陆判对着下面的一个鬼的罪行判道:“武陵人黛惠,谋财害命杀人如麻,你罪该万死了,本判官判你下第四层铁磨地狱,就是让你在那个铁磨底下磨来磨去,把你磨成了粉,还永远疼永远永不超生,来人把他带下去。”

  司徒判官对另一个鬼判道:“王玉楼,你这个采花贼侮辱妇孺,伤风败俗,本判官判你到第九层火烫浴去,让你尝尝这被黄油汤泡的滋味,来呀!押下去。”

  这时陆判说道:“广平人梁集,杀父逆子呀!本官判你下第十二层地狱铁据地狱,就是那个大锯子把你给锯成两半了,两边都疼,永远疼而不能死,带下去。”

  司徒判看着生死簿说道:“带宜州人白永成。”只见那鬼差将白永成押了上了,白永成一见到判官就跪下说道:“判官大人,我冤枉,我真是冤枉的。”司徒判官对白永成说道:“这里来的每个鬼都说自己是冤枉的,你说你是冤枉的,你就是冤枉的了,那还要我们这些判官做什么。”

  只见司徒判官看着生死簿说道:“宜州人白永成,滥用假药,致人死亡。”这时陆判走过来对司徒判官说道:“司徒判,我看这个白永成好像真的是冤死的,他就是因为愚笨吗?上了那个卖假药的曹振司的当,然后曹振司呢又贿赂贪官,他就做了个替死鬼。”

  司徒判不服的说道:“这人性本恶呀!他因为贪婪,幻想着小本大利,替人买药,所以说这个愚者、智者,只要他贪赃枉法,就会去作恶多端,就应该送到地狱去让他受苦。”

  陆判不服气的说道:“没那么严重,这个人他就是一个草包,他愚笨,愚笨本身并没有什么错。”司徒判官说道:“有罪就应该下地狱。”两人就这件事情上一直争论不休。

  旁边的判官看见这两位争吵了起来马上上来劝道:“二位,二位,不要在吵了,听我说一句好不好,咱们是不是到内室,商量商量去,咱们在这当着这么多新鬼的面,咱们吵起来多有失咱们判官的威严呀!走走走!今天听我的。”

  内室之中,一群判官围坐在一起,那几个和事的判官说道:“哎!这就对了,大家心平气和的,万事都好商量。”这时陆判开口说道:“不是你今天就事论事的说,那白永成天生就是个草包嘛,他没有知识,所以他不能分辨那些善恶是非,因此遭到毒手,如果让他聪明点呢,他就不会有此下场。”

  司徒判官说道:“不一定呀!事实就是事实,人性本恶,假如让白永成变得聪明一点,他就会变得更恶。”陆判听到司徒判官的话反驳道:“不、不、不、不、不、不、司徒判啊!如果让白永成变得聪明儿点,他就不会上了那个制假药的,曹振司的当,也就不回去误害无辜。”司徒判气道:“越聪明就越恶,什么叫误害无辜呀!”

  这时陆判说道:“所以我说司徒判呀,咱们两个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就是在吵个几百年也争不出个结果,干脆,咱们俩就来打一个赌如何。你看怎么呀!”

  司徒判站起来说道:“是吗?怎么打赌。”陆判笑着说道:“这很容易,就赌让一个人由愚笨变聪明了之后,然后他是开始作恶还是从今往后就变成一个大好人了呢?就行善,帮助别人做好事。”

  司徒判官笑着说道:“嗯,这个主意还不错。”陆判见司徒判官同意了之后,笑着说道:“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司徒判官不服气的说道:“打赌,就打赌。”

  旁边的一位判官说道:“那白永成的鬼魂怎么办。”陆判说道:“这个很容易吗,让他暂时在金沙池里面待着吗,等我和司徒判官的打赌有了结论之后,在进行判决。怎么样司徒。”

  司徒判说道:“好,就这么决定了吧。”陆判这时满意的笑了笑。

  此时李煜与白杨来到他家的药铺中,见到了白杨的叔叔王大海,王大海看上去还没有白杨大,但是辈分却比白杨高,不过王大海确实真心对待白杨的,此时因为白杨父亲的事,被这里的人误会,名声很低,只有王大海一个人帮助着白杨。

  (..net)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元尊美食供应商沧元图全职法师永恒国度圣墟天醒之路明朝败家子诡秘之主伏天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