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朱尔旦

  此刻十王庙前一个傻傻带点好色的家伙正在摆着摊为别人卜卦这人正是朱尔旦,只见朱尔旦面前坐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正在问朱尔旦卜卦的结果。

  朱尔旦看着这两个人问道:“你们是想问什么,是想问家宅还是问自身呀!”

  对面的两人看到朱尔旦痴痴傻傻,不怎么靠谱。

  那妇人问道:“我想问呀!我相公已经卧床三个月了,我想问问他的病情。看他还能在躺多久。”

  朱尔旦听到后说道:“哦!原来是问病呀!让我看看下。”

  只见朱尔旦翻开书,看了一下签文发现是一只下下签,朱尔旦看见那一男一女神色紧张的意思,还以为他们是担心那病人的病情,朱尔旦怕影响生意,决定不说出事情。

  只见朱尔旦笑着说道:“那个夫人呀!福后,这个是一个中吉签,正犹如陶渊明啊!归家,到岸船。”

  不料那妇人与那男子两人听到朱尔旦的话后瞬间脸色就变了,好像朱尔旦的话没有达到他们的要求一样。

  那女人见朱尔旦一个劲的说他的相公好话,那妇人不厌其烦的说道:“行、行、行、你就告诉我,他会不会死就行了。”

  朱尔旦听到那女人反复的问他朱尔旦此时也慌了,毕竟是朱尔旦说谎了。

  只见朱尔旦尴尬的说道:“这依照签文上面所说的呢,您相公的病呢会慢慢的好转,所以您不用担心呀!再加上夫人您呀还这么年轻这好日子还长着呢。”

  这时就见那女人对身边的男人说道:“他病得气若游丝,怎么会好起来呢?”

  就见这女人气冲冲的对朱尔旦说道:“喂!你到底会不会解签文呀!”

  朱尔旦底气不足的说道:“我会呀!我是按照书上解得吗?”

  那女子见朱尔旦一副心虚的样子,抢过朱尔旦的书说道:“是吗?我看看这本书是怎么解得。”

  只见这个女人看过朱尔旦的书后气哄哄的说道:“喂!我明明是求得第八签,是下下签,你怎么给我解得是第十签呢?胡说八道,真是岂有此理。”

  那妇人见朱尔旦欺骗她,怒气冲冲将朱尔旦的解签书给撕了。

  朱尔旦见那妇人撕他的书,记得眼泪都掉了下来,说道:“喂!你不要撕我的书呀!你不要撕我的生财工具呀!”

  与那妇人一起来的男子还在一旁怒骂朱尔旦道:“骗子,你在这里骗人呀!”

  朱尔旦见那男子将他的招牌给拆了,急的大叫道:“娘子有人欺负我。救命呀!”

  只见从十王庙中出来了一个妇人,正是被司徒判官选中却被陆判否决的那个女人,这件这个女人听到朱尔旦的声音后,怒气冲冲的说道:“谁呀!是谁欺负我相公。”

  朱尔旦的老婆是一个武艺高强的人,只见朱尔旦的老婆看到有人在拆朱尔旦的招牌一个箭步凌空飞起,跳到了朱尔旦的身边,三拳两脚就将那两人打翻在地。只见朱尔旦的老婆狠狠的扇了那女子的一个耳光。

  朱尔旦看见他老婆三拳两脚就将他俩打到,傻笑的说道:“娘子你好厉害呀!”

  那女人跑到一旁继续骂朱尔旦道:“你这个混蛋,骗子,不会解签还跑到这来骗吃骗喝,我明明是求得下下签,也就是说我相公会病死,你居然骗我说我相公会好起来,你这个天打五雷轰的臭嘴巴。”

  朱尔旦的老婆朱珂氏听到那个女人居然敢骂朱尔旦,只见朱珂氏拍着桌子对那女人说道:“你才是臭嘴巴,我相公好心好意,以为你听到你相公的病情好转后,高兴还来不及,没想到会被你这个泼妇骂,我知道了,你根本就是想你的相公早死,然后分他的家产,然后在改嫁,向你这种人毒如蛇蝎,如果我是阎王的话,一定先勾你的舌头,再把你打进十八层地狱。”

  那女人旁边的那个男人听到朱珂氏把他俩的丑闻给说了出来,拉着那女人的手说道:“走哇,我们快走吧。”那女人也被朱珂氏说的是哑口无言,和她的情夫灰溜溜的逃跑了。

  朱尔旦见那两个人被他的娘子给说跑了,这个人向个孩子一样跑到朱珂氏的身后说道:“娘子,你真的是好厉害呀!”

  朱珂氏说道:“当然了,幸亏我在这里要不然你这个生神仙就变成死神仙了。还有呀相公反正你也没有生意,不如过来帮帮我的忙。”

  朱尔旦听到要帮忙做臭豆腐撒娇的说道:“不嘛,我不要。”

  朱珂氏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去念书。”朱尔旦说道:“不要么,摊子这么乱,我去整理一下吗?”

  朱珂氏说道:“那好吧,一个时辰之后,我们街上见,记住呀!”说完朱珂氏就离开了。

  朱尔旦看见朱珂氏离开了,就跑去收拾摊子,这时朱尔旦看见一个体态端容的美丽女子,朱尔旦忍耐不住自己的色心,悄悄地跟了上去,朱尔旦看到那个女子在那拜着神像,这时朱尔旦看见那女子的首饰掉了下来,朱尔旦上前指着那女子的胸口提醒她首饰掉了,没想到那女子还以为朱尔旦是在调戏她,气的走了,朱尔旦叫她,那个女子也没有回朱尔旦。

  朱尔旦见那首饰价值不菲起了贪婪之心,看别人都没有注意到,一脚将那首饰踢到了,阎王的神像的下面,等待有时间在来这里拿,这时这里的庙祝叫朱尔旦道:“朱尔旦,快点过来你的招牌倒了,朱尔旦听到自己的招牌倒了,想到没有看到自己做的事情,赶紧跑出去看看。”

  这时十王庙中的陆判与司徒判官的神识突然显现了出来,不过这里的人都没有看到他俩。

  只见陆判说道:“这人真是个吃屎喝尿的,真是即爱贪小便宜,有愚笨,他就应该投胎去做猪。”

  司徒判官显然也是十分生气,只见司徒判官说道:“这个人就应该打下十八层地狱。”

  说完,两人便消失了。

  (..net)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元尊美食供应商沧元图全职法师永恒国度圣墟天醒之路明朝败家子诡秘之主伏天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