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状元文社

  傍晚朱尔旦的家中,朱尔旦的媳妇朱珂氏正在准备明天的臭豆腐好拿去卖,这时朱尔旦捂着鼻子出来对着朱珂氏说道:“真是的,真是臭死了,你怎么不把这个缸呢,端到后院去,因为今天是逆风,逆风的话就不会把这些臭味吹到屋子里面去了。”

  朱珂氏听道朱尔旦的话后不高兴的说道:“停,你不要忘记呀!全靠我自制的臭豆腐,赚这么多的钱,你才能安心的读书,相公。”

  朱尔旦的父亲出来后说道:“儿子,你媳妇说的对呀!你以后少管你媳妇的事,快,回屋里读书去。”

  只见朱尔旦和他的父亲马上回到了屋子里面去了,其实朱尔旦的父亲也想站在儿子的身边,可是朱尔旦天生的愚笨,朱尔旦的父亲为了朱尔旦以后做打算才将家里的事情都交给朱珂氏打理,索性朱珂氏对他很是孝顺,也没有瞧不起朱尔旦,所以朱尔旦的父亲才会向着朱珂氏。

  朱尔旦这父子俩回到屋子里后,朱尔旦的父亲说道:“我今天考你对联,你听好了。”

  只听朱尔旦的父亲对道:“抬头推开窗前月,你来对下一句。”

  只听朱尔旦傻笑的说道:“这还不简单,看我的。”

  只见朱尔旦对道:“低头思故乡,谢谢。”

  朱尔旦看见的父亲听到朱尔旦的对子后气道:“什么,简直就是狗屁不通,连字数都不一样!你看你是怎么对的对联啊!”

  朱尔旦听到父亲说他对的字数不一样,摆着手指头边查边说道:“低头思故乡,是五个字。抬头推开窗前月,是七个字,啊!爹爹我知道了,是少了两个字。”

  这时就见朱尔旦灵机一动说道:“啊!爹爹,我想到了,低头撕发思故乡。”

  朱尔旦的父亲这时很铁不成钢的说道:“人家都有七窍,我看你呀只有六窍。”朱尔旦听到父子的话后满足的说道:“哎呀!爹爹人家有七窍,我有六窍已经是很不错的了。”朱尔旦的父亲听到朱尔旦的话后说道:“但是,你是一窍不通呀!”

  朱尔旦的父亲叹息了一下接着考朱尔旦道:“这样吧,以荷花为题,你做一首七言律诗。”

  朱尔旦听到后尴尬的说道:“荷花,那个爹爹什么是七言律诗呀!”朱尔旦的父亲听到后已经气得说不上来话了。

  朱尔旦的父亲说道:“啊旦。爹不求你考个什么,你只要考个孝连回来呢,跟爹平了头,我都笑逐颜开了。”

  朱尔旦说道:“不过,爹爹,你不是说道一定要考上那个举人的吗?考到一百岁也要考到的吗?”朱尔旦的父亲气道:“考你个头呀!我们两个每天这样子相对,我都活活被你给气死了。你别忘了,等你哪天高中了,就到爹的坟头去,来致个奠。”

  这时朱珂氏看见自己的公公在教训自己的相公,朱珂氏赶紧过来救场,只见朱珂氏端着一碗糖水过来说道:“来,老爷,不要生气,先喝完糖水润润嗓子,慢慢教,慢慢教。”

  这时只听朱尔旦的父亲说道:“我听闻呀!有个状元文社那里有个很到家的洪秀才在那里教书,在那里教学生们考取状元的窍门,我看你还是不如呀到那里去学学吧。”

  朱尔旦听到要他去听书顿时就慌了,就见朱尔旦说道:“不好,你们没有听说过吗?那的学费那么高,咱们家里哪有这么多的钱。”朱珂氏为了他相公的前途大包大揽的说道:“这个不难,就交给我吧。一切包在我身上,没问题,没问题。”

  朱尔旦的父亲说道:“儿媳妇儿,那,那就拜托你了。”

  朱珂氏看见朱尔旦要回房睡觉,对朱尔旦说道:“这么早就睡了,怎么偷懒呀!”朱尔旦说道:“不是了,人家太累了吗?明天再练吧。”朱珂氏说道:“不是吧,今天才读了不到一个时辰就累了。”朱尔旦听到后也不管朱珂氏马上就躺在了床上。

  这时朱尔旦看见朱珂氏手上带着个银镯子,朱尔旦忽然想起今天在十王庙自己还藏了一个首饰,朱尔旦想了想对朱珂氏说道:“娘子,你也累了一天了,马上上来休息吧。”朱珂氏收拾完之后,躺在床上不到片刻便睡着了。

  深夜,十王庙门口朱尔旦小心的徘徊着,朱尔旦看着十王庙的大门说道:“怎么这个地方阴森森的。”虽然朱尔旦很是害怕,不过贪婪很快就占据了朱尔旦的心,这时朱尔旦小心翼翼的打开十王庙的大门,这时朱尔旦突然看到一个人影闪过,吓得朱尔旦也顾不上银子了,转头就走。

  原来十王庙里面的影子是一个飞贼,只见这飞贼好像听到有响动,这飞贼也是十分的紧张,顺手将偷来的银子藏在了陆判的脚底下,临走时还对陆判说道:“陆判爷,麻烦替小弟看管这些银子,谢了。”说完这飞贼便走了。

  这飞贼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有两个人影显现了出来,正是陆判和司徒判官,陆判对司徒判官说道:“这畜生,竟然敢把这偷来的赃物藏到我陆判的脚底下,还让我帮他看着,你看我怎么教训他去。”

  这时司徒判官一把拉住陆判说道:“陆判且慢,咱们都是冥府的官,只能管着阴间冥府的事,凡人生时作恶,应该交由凡间的官府来惩办,只有等他死了以后,才交由咱们冥府来审判呀!”

  陆判明显也知道司徒判官说的是对的,陆判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是个好学生,那好吧,那就等他死了之后,我在跟他算这笔账,哎呀!真是欺负神了。”

  第二天一大早,白杨的药铺中,李煜看到白杨一大早就起来了,笑着对白杨说道:“白公子这么早,准备去哪里呀!”白杨说道:“我听说镇里有一家状元文社,里面的教书先生洪秀才现在缺助手,我想去看看能不能应聘上,毕竟最近店里的生意不太好。”

  李煜说道:“哦!那你就快去吧。”李煜看着白杨离开,想到朱尔旦应该快被陆判换心了,李煜这些天一直修炼,李煜决定还是按着原来的命运等下去,所以李煜这些天没有插手任何事情,现在就是等着东岳大帝出场了。

  (..net)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元尊美食供应商沧元图全职法师永恒国度圣墟天醒之路明朝败家子诡秘之主伏天氏